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当代画派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详情

陈危冰

画家:一级美术师

人物简介

本广告位招租A

【中华美网·人物】陈危冰:画中有诗情、做人有风骨

2021-12-06 10:42:19   文章来源:陈危冰讲评堂

陈危冰,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苏州市政协书画室副主任、苏州美术院院长、苏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一级美术师。



画中有诗情、做人有风骨

一一解读画家陈危冰


文/钱海源(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原委员,著名雕塑家、美术评论家)


陈危冰的田园山水画多从他熟悉的生活中來,他能用艺术的慧眼,从江南水乡的水溪与湖边苇荡小草、田垄草垛、在那些不经意之处去发现人们未发现之美,并用笔墨和色彩描绘其美,从而形成其田园山水画,是自然之美与他热爱自然的精神之美的完美结合体。陈危冰的田园山水画,如他的为人一样,质朴、真实、灵秀、温文尔雅,笔墨富有文气和书卷气,色彩溃雅、温馨、秀美,把江南田园美景描绘得令人神往,如同人间仙境。欣赏陈危冰诗性化的田园山水画,是一种艺术美的享受。



陈危冰的田园山水画,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与艺术审美境界特征。以其宁静、灵秀、温文尔雅与浓郁葱笼田园诗情画意和恬淡雅逸的历史与人文气息,于中国山水画坛,独树一帜。因此,陈危冰的田园山水画,备受广大美术爱好者的青睐和美术评论家们的关注和好评。



晕染江南烟景


文/尚辉(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美术》杂志社社长兼主编、博士生导师)


陈危冰是当代工笔山水画探索的重要画家,他从1998年获江苏省首届山水画大展铜奖的《苇岸无穷接良田》始,先后以《日光穿树晓烟低》《渔港春色》《东方风来满眼春》等兼工带写之作,入选“长江颂”全国中国画提名展和第十二届、第十三届全国美展等国展,显现了他在工笔山水画科的新颖探索与骄人成绩。在这一系列标志着他个人艺术风貌趋向成熟的画作中,吸引人的不是他以青绿去描写名山大川,甚至也不是构图奇幻的风景,而是描绘了他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江南乡村,从纯粹的田园烟景《苇岸无穷接良田》《日光穿树晓烟低》,到逐渐融入楼宇林立的现代乡镇之《渔港春色》《东方风来满眼春》和《又见渔村》等,他的画作见证了新世纪中国江南村镇的巨大社会变迁,也探索了新的现代江南烟景的审美表现。



他的这些工笔山水较少通过山石构筑画面的起伏变化,而是拉近镜头,半俯半瞰乡村的农舍田园,占据画面主体的是树木苇草,画面构图的变化完全通过纵横交错的溪水、田埂和枝桠伸展的各种树木来完成,画家在此试图通过这些截景的田园元素来替代传统山水画中三段式的山水形貌关系。正是这种近景取景的变化,才让他改变了传统青绿山水那种以表现山石为画面整体的勾圻之法,从而将工笔之勾染转移到树干、叶片、芦苇、蔬菜的描绘上。在某种意义上,他借鉴了花鸟画如何绘写枝叶的技巧,其图式是把花鸟置入山水之景的一种全新创造。从现代视觉经验来说,陈危冰画的不是被折技或被勾皴的花鸟与山石的装饰化形象,而是让在平面中被间离的花鸟、山水回到自然的视觉经验中,并以镜头图像的截景边框来体现图像被镜头随意调度的视觉经验,半俯瞰的取景显现了相当完整的视线角度变化。因而,他的工笔山水也成为工笔风景的一种聚焦观赏。



陈危冰对江南田园烟景之色的强化,既形成了他个人的艺术风貌,也通过现代图像经验改变了传统青绿山水那种被间离的装饰性,而这种强化的内核则是出于他对江南现代田园意境的营造。他作品里始终渲染和营造的这种虚幻的烟景,实际上揭示了现代文明与农耕文明的一种深层关系,这就是人类所创造和享受的现代文明并不能完全解决精神归宿问题,人与自然的统一性是超越文明进化程度的,所谓“乡愁”在此已不是某个人对家乡故土的怀念,而是人类在现代文明迁徙中对曾经赖以生存的家园——田园的一种永远的精神依存。陈危冰不断描绘的这种田园,不仅有沈周、文征明、仇英、董其昌等明清文人对隐逸田园生活的向往,而且这种田园景致所象征的生活方式也成为现代社会的精神家园。而陈危冰不断晕染的江南烟景,则更加凸显了现代图像对工笔山水真实情境的映射。



田园诗人与时代歌手

——试谈陈危冰的田园山水画创作


文/小 海(著名诗人,苏州市文联副主席)


一、陈危冰是画坛的“田园诗人”

中国人的田园情结是很深厚的。有一位专攻田园山水画的名家陈危冰。他的田园山水画中,精确地传达出以上诗人田园山水诗歌中的意境,或者说是对中国古典田园诗精神的一种奇妙的嫁接与转译。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陈危冰的田园山水画是亲近人的,他用画笔构建起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完美关系。虽然画面中有时是无人的,甚至可以用杳无人迹来形容,但一草一木,飞鸟鱼虫,家禽家畜,都是有人间烟火气的,都是就近取譬,以人的心灵尺度来衡量和规范的,以诗意表达、诗性抒写来呈现的。



“炊烟拥柁船船过,芳草缘堤步步来。”陈危冰的画,正如诗句所呈现的诗意江南,生机盎然,引领我们完成纸上的还乡。这种活泼、温润、欢快的当代田园诗风格的画作,是民间的,有野趣的,充满了江南鱼米之乡的生活气息。因此,他的田园山水画是可以辨识的,接地气的,与我们熟悉的乡村记忆和俗世生活是紧密相连的。同时,他那些云兴霞蔚,逸兴遄飞的田园山水画,也充满了现实感和时代感,无不体现了笔墨随时的当代性。



二、陈危冰是画坛的“时代歌手”


传统的田园山水画容易让人联想起退隐,消极避世,远离尘俗,躲进小楼成一统等等,但陈危冰笔下的田园山水,除了表现江南田园风光和温山软水的自然之美,还传达出当下的时代精神,这是作为一名新时代艺术家的使命感与责任担当。



陈危冰的画虽有续脉传承的功底,但他更重创新,他的作品没有传统文人画中的荒寒、冷僻、孤寂、生拙等相关联的枯树、败草、荒郊野岭、古道西风瘦马,相反的是,他用色彩谱出了积极进取的时代新声与响亮音符,传达出当代的田园牧歌和生活风情。



他笔下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飞鸟虫鱼,家禽家畜,继承发扬了吴门画派的一些优秀写实传统,他热情洋溢地绘写现实,并在续脉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创新。在他看来,青绿山水反而是最适合反映当下身处的时代,因为,他所表现的不是分裂、苦涩与痛苦的自我,而是和谐、喜乐和歌唱的内心。



从他的绘画近作上,我们不难发现,构图稳中求变,笔墨苍郁浑厚,一洗传统古典文人画中的陈腐、衰败、颓废、羸弱无力的气息,无不洋溢着新时代的朝气与活力,或草色青青,葳蕤绸密;或麦垛新堆,喜气洋溢,新鲜、自然、活泼,一幅典型的江南农家乐画面。那些草垛丛中农家小院的鹅群,引颈向天高歌,欢快的音符在水乡上空久久飘荡、回响。



陈危冰用他的青绿田园山水画为江南赋彩,为时代歌唱。正是在此过程中,他的画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笔法和调式。笔法是技艺,这方面是他长期观察、写生和转益多师、善于学习的结果。笔法是经由习画者的心得经验融汇而成,是他独具的笔触。在他自己的画册“课图稿系列”中,也作了专门的解析与示范。这种“陈氏笔法”是他绘画中的“武功秘诀”。笔法所至,春风化雨。调式也是与笔法密切关联的,他的风格与个性,就是他绘画的面孔与方式。这是他艺术探索过程中形成的比较个人化的形式规范,也是他找到了与自身秉赋与气质相契合的艺术腔调,类似于传统戏曲中的润腔。虽然,操持苏州市美术家协会的日常工作,占用了陈危冰的大量时间,但他在田园山水系列画作上颇费审思心力的,也是自律和勤奋的。正如我早年在一首诗中所言:


在自己的田园里劳动,直到天黑——小海《田园》

我也祝愿他在田园山水画的广阔天地里,能出更多的精品力作,取得更大的成就。



桃花源里好耕田

——陈危冰田园山水画的当代价值

文/高坡(新华日报社副社长)

陈危冰笔下的这些典型场景,集中表达了一个艺术家对今天这个时代的感受和判断。从学术传统看,中国古代田园山水画的审美趣味是属于文人士大夫的,以一种带有疏离意味的笔触,把田园山水拉远了看,讲究的是一种文人雅趣,甚至要刻意营造一种萧疏的气韵。而且,以前历代画家的田园山水,主要注意力都在山林之中,田园属于配景,而非主题性创作。而陈危冰跟这种意趣正相反,他要的是贴近,他的态度是拥抱,他追求的是真正的田园主题,他的色彩是温暖的,他的呼吸里有着普罗大众的味道,他描绘的是真实的生活。从艺术创作的角度看,这是一种危险的行为,因为,弄不好就“俗”。造型俗,角度俗,色彩俗,构图俗,每一个俗字都能让一张作品成为“鬼画”而不是“绘画”。但陈危冰不怕这个,他的笔调足够灵动,他的色彩足够透亮,他的图式足够鲜活,他的角度足够大气。尤其可贵的是他的大胆,那些现代化的建筑,粉墙红瓦的楼房,甚至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工业符号——电线杆,在他的作品里都被安排得妥妥帖帖,绝不会让你觉得突兀、有碍观瞻,这就是他的本事。他的笔下,是典型的江南田园“现在进行时”。什么叫“笔墨当随时代”?取材当代,以家乡江南风物入画,敢于和善于发现当下之美,在传统中国笔墨中揉进工业文明要素而能和谐生趣,这种独特的美学追求,找遍中国,陈危冰独此一家。



有人说,陈危冰的江南田园山水画写的都是他的“乡愁”。我觉得有点似是而非。他的作品勾起的是审美主体的乡愁,而他自己却是灵动跳脱的。乡愁总有淡淡的忧伤,而陈危冰的调子始终是明快热烈充满喜悦的;乡愁总是要用过去取代眼前,而陈危冰的笔下始终如一地在呈现当下江南之美;乡愁总是对今天充满怀疑,而陈危冰的眼睛里始终洋溢着自信的光芒。与其说陈危冰画的是他的“乡愁”,毋宁说陈危冰是在用赞美的抒情笔调描绘了江南田园主题,他以一种蔑视和抵触的态度,表达了对工业化蚕食大自然从而撕裂了乡愁美感的反叛,或者说,他的绘画带有一定的批判现实主义色彩,而这一点,就足以让观众面对作品时生发出淡淡的惆怅和惋惜之感。他笔下流淌的,是美丽中国,是美丽乡村,是美丽江南,这才叫正大气象,这才是文化自信!



桃花源里好耕田。陈危冰对“明四家”为代表的吴门画派心追手摩,戏称“沈周门下一走狗”,甚至把自己的画室取名“南田堂”,我知道,他要的绝不是吴门画派的当代复制品,他也不是要做一个当代沈石田。他笔下的“南田”,就是他心目中的江南田园,是他的“桃源秘境”,凝聚了他对这个时代的理解和感悟,生动呈现了他对当代艺术责任的自觉担当。


陈危冰作品欣赏:
















中华美网责编/李睿  编审/王刚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提交

查看更多回复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23378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