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艺术美育

当前位置:首页 > 论坛 > 详情

【中华美网·观点】王岳川:当代美育面临理论实践十大问题

2023-01-07 15:07:43   文章来源:王岳川工作室

王岳川:当代美育面临理论实践十大问题

文/王岳川



问题一:以美术遮蔽书法美育


当今中国,文化和书法之美居然缺乏认同。有些人说西方艺术系列中有建筑、音乐、戏剧、美术、舞蹈等,唯独没书法。所以把中国书法赶出中国高等院校,赶出中小学美育体系。这就是近几十年来中国书法美育缺席的现状。甚至将中国书法贬为美术之后,不断对书法加以贬斥或恶搞。


长期以来有关部门将书法置之美术之下的二级学科,使书法的人文特性,文字属性、国学内容埋没不闻。如今国务院学位办将书法升为与美术同级的一级学科,彻底摆脱了美术的依附身份,成为人文学科中能够大力弘扬中华汉字文化,中华国学文化,中华精神文化的佼佼者,可谓大势所趋,大快人心。那些仍然幻想将书法和美术扯在一起的想法,或将书法再次置于美术附庸地位的幻想,已大势已去,永不可能。


我身后会议面板上是百年来北大著名的学者。这些学者热爱书法,他们以学术专业、国学著称于世,书法只不过是其文化学术之余兴,不以书法为生的文化书法家,其作品价值很高。同时他们是国学人文学科的顶级学者大师,他们的人格节操高标足为后世表率,其“立言不朽”已被历史永远地载入史册!百人树人,文化如陈酒需要陶养,那些没有学问学养者,怎么能尊贵呢?本来就是一凡夫俗子,怎么能成为贵人呢?中华民族早就列出“立言不朽”为“三不朽”之一。而那些诋毁他们的人,将被历史洪流滚滚所抛弃。正可谓:“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还有人罔顾20世纪高等院校书法历史,如某些美院把自己60-70年代开始教书法,说成20世纪中国最早的教书法大学云云。非也!事实是北大蔡元培校长在1917年成立了“书法研究会”沈尹默担纲会长;成立“画法研究会”,徐悲鸿成为大名家;成立“音乐传习所”刘天华成为音乐界的二胡大师。可见北大在一个世纪之前,就将书法、美术、音乐三大艺术美育,纳入现代高等院校教学研究体系,并培养了一批中华民族艺术大师。怎么能说北大在20世纪初创立的美育和艺术的高等院校教学体系,是半个世纪后才教书法的学院之后呢?真可谓一叶障目,数典忘祖。


百年北大历届老校长书法难得一见,最早京师大学堂管学大臣就是现在所说的校长。细看孙家鼐(京师大学堂管学大臣)、许景澄(京师大学堂管学大臣)、张百熙(京师大学堂管学大臣)的作品,中正平和,传统书法功力深厚。而北大严复校长、蔡元培校长、蒋梦麟校长、胡适校长、马寅初校长等的书法也颇有大家气象,20世纪初学者书法高手很多:康有为、罗振玉、梁启超、王国维、鲁迅等人的书法作品已经被书法界认可为大家之作。可见,书法是美育的重镇。任何诋毁书法和文化的关联,强调书法和俗怪的关系的做法,都是不得人心的。


问题二:西化严重与西方伪史


有人一说美育,就说是德国席勒十八世纪创造的,甚至说是古希腊柏拉图奠定的。仰仗张西方人的鼻息,惟西而尊。更为严重的是,西方一直在质疑中国古代,他们批驳夏商周断代工程作假,否定中国夏朝,“疑古派”否定先秦众多文献为伪书,甚至说“大禹是条虫”,“老子不存在”等等,不一而足。为什么总是被西方质疑中国的考古,对中国文化源头大加怀疑彻底否定,对中国传统文化包括绘画、书法、京剧、音乐等全盘否定导致空前文化自卑危机,我们却没有能力质疑西方,甚至没有想到去质疑西方和怀疑西方?


事实表明,古代西方“作伪”,现代西方“塑丑”,当代西方“凌霸”!必须要彻底清算!


必须坚决破除书法界对西方现代派后现代派强烈的自我迷失和自我贬损恶搞,必须对西方霸权加以彻底清理。弄清楚古典西方,现代西方和后现代西方究竟是什么形态,成为怎样的一种问题错综复杂的矛盾体。


其实,西方学者已然开始质疑西方作假的历史:萨义德《东方主义》(1978)、马丁·贝尔纳《黑色雅典娜》(1987)、布劳特《殖民者的世界模式:地理传播主义与欧洲中心主义史观》(1993)、贡德·弗兰克《白银资本》 (1998)和约翰·霍布斯《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2004)等,新著不断推出,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西方伪造史可举几例:法国思想家伏尔泰(1694—1778)在《风俗论》中说:“我们应该常常记住:500年前的时候(1250年),不管是在欧洲北部,在德意志,还是法兰西,几乎没有人知道如何写字……。我们自己的风俗变化无常,却没有经过‘文字化’的改进,直到这以前的450年间仍是如此。这充分地告诉我们,我们的文字技术是多么差”。伏尔泰居然说整个西方不知道怎么写字,因为其文字尚未完全定型,远未成熟。直到这以前的450年仍是如此。这充分告诉我们,西方的文字技术是多么差。伏尔泰《风俗论》强调:“这些历史著作中赤裸裸的谎言比比皆是,我们怎能接受?这些历史著作中不断说到围攻城市和堡垒,其实这些城市和堡垒并不存在。……总之,有关这些时期的细节都是一些无稽之谈,而且都是令人厌恶的无稽之谈。”


伏尔泰真诚的话,使我们有理由怀疑古希腊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撰写诸多著作的可能性:前些年出版《柏拉图全集》四本大著,总字数100多万字。而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亚里斯多德全集》十卷本,总字数300多万字。请问:与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几乎同时代的孔子及其弟子所对话集《论语》仅仅只有1万多字,曾参《大学》只有1700字,子思《中庸》只有3500字,而孟子《孟子》也不到2万字。“四书”加起来还不到4万字。为什么与他们几乎同时代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能写出百倍于同代中国哲人的著作?


有学者考证认为:1897年(130多年前),两个英国人在埃及定位一个垃圾堆,然后找出了50万张莎草纸,70%古希腊典籍都伪造出在这里。尤其值得怀疑的是:“亚里士多德,活了62岁,一生写了400—1000部科学巨著;从20岁开始写,平均每隔数天就要写一部巨著出来;这些科学巨著是跨学科、跨领域各不相干的科技理论;依据当时的科研条件,这样的科研成果高产状态,即便在拥有先进实验设备、人员条件的现代实验室里,也是难以实现的”。(何新著《希腊伪史续考》,中国言实出版社2015年版,第71页)学者程碧波《以埃及旧地图研究尼罗河三角洲的演化与史实辨析》告诉我们:“亚里士多德、柏拉图、苏格拉底应断代为1300年以后”(《欧洲文明史察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21年版,第113页)。换言之,西方在600多年前,也就是公元1300-1400年以后,相当于中国元末明初,一些传教士集体撰著了所谓的诗学哲学、修辞学、天文学、法学,而归功于某一个所谓的古希腊学者。


中国儒学著作谈论话题非常集中,以《四书》为例:孔子讲“仁学”;孟子讲“仁义”;《大学》讲:“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的三纲八目;《中庸》讲中庸与诚:“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等,谈的都是一个中心论题。而“古希腊”的个人著作范围涉猎之宽,包括政治学、经济学、法学、哲学、修辞学、诗学、天文学、地理学、逻辑学等等。大家觉得可能吗?是虚构的“上古百科全书”吧?


最近,通过中外学者的努力发掘研究,普遍认为,一批传教士在文艺复兴时期,从中国翻译了很多书传往西方,诸如先秦《四书》,元代王祯(1271—1368)《农书》,《二十四史》中的纪年和各类年表等。西方从来没有官修历史的传统,通过中国编年史知道了历史刻度,感觉到了自身无历史记载的危险,于是教会有组织的传教士大规模集体作伪。1600年前后,法国神职人员约瑟夫·斯卡利杰(1540—1609)到荷兰莱顿研究中国历史编年,并以中国历史编年为参照,草拟了一套西方历史编年(圣经编年),奠定了今天西方历史编年的基础。(见斯卡利杰《时间校正篇》和《年代学宝典》)


难道我们不可以问一声:请问当纸还没有在汉代发明并远未传到西方时,古希腊人是用什么书写工具写出如此浩瀚的著作?为什么殷商甲骨文传到战国竹简、木牍、帛书直到纸张发明一路有序传递下来,而西方居然在同时代纸没有发明的情况下,甚至罗素说连文字都可能没有的情况下,却能写出300万字呢?常识告诉我们:希腊人是用什么纸写的?为什么没有任何可靠的历史记载?纸张是中国汉代才传向西方,直到宋朝才真正传到西方。而莎草纸的寿命非常短。用什么笔写?他们19世纪20世纪还用的鹅毛笔。是用什么墨水写?请看1776年的美国独立宣言,仅仅200多年字迹就已模糊不堪。请您查一下有“古希腊墨水”?有没有可靠的历史记载?请出示证据。既然西方如此无底线作伪,我们难道不应该反省自己的文化,多一点文化自尊吗?


西方学者揭发米开朗琪罗作伪。(诸玄识《虚构的西方文明史》,山西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90页)1506年出土的“拉奥孔”被称为历史上保存最完整的古希腊雕塑。哥伦比业大学教授莱恩·卡特森2005年揭露:“拉奥孔”是假古典,伪造它的人正是米开朗琪罗!(WORLD SCIENCE Scholar: Michelangelo faked dazzling archaeological find, August 03, 2010)在支持卡特森的人当中,赛勒斯·撒拉德在其所著《梵蒂冈的秘密》一书中指出:……梵蒂冈有史以来就与伪造卷在一起,通常被质疑的是那些宗教古董的真实性;也有些涉及传统的艺术品,像近期臭名远扬的“拉奥孔”雕塑就是证明。该雕塑所描绘的是古希腊神秘人物,很久以来它被认为要么是希腊原创,要么是罗马复制。但最近,艺术历史学家莱恩·卡特森举证显示,实际上它是16世纪被米开朗琪罗本人伪造的。(Cyrus Shahrad W. : Secrets of the Vatican, Marlow Foulsham Company Ltd, 2007, “Forgeriesin the Vatican”。)“拉奥孔丑闻”仅是冰山一角。从文艺复兴到18世纪,许许多多的代表古希腊和罗马的“古代艺术”被伪造出来。(Early Art Forgeries: Fron the Renaissance to the Ejghteenth Century, 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aty the Arts (Jenuary 1973) ,p. 74-91)西方作伪规模之大,令人震惊。


如今,除了已有众多的西方学者质疑希腊伪史以外,中国学者对这些伪造历史进行了深入考察辨析,其中何新著《希腊伪史考》(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同心出版社2013年版),何新著《希腊伪史续考》(中国言实出版社2015年版),董并生著《虚构的古希腊文明》(山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诸玄识《虚构的西方文明史》(山西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黄河清主编《欧洲文明史察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21年版),大多考辨详尽。相关问题将另文详论。


人们还应该站在西方人立场攻击自己的国家的国学和文字书写的书法吗?还应该站在西方伪造历史虚假地基上攻击自己国家的美学美育艺术吗?!



问题三:有人无视中国美育观


说起西方是在十八世纪五十年代鲍姆嘉通建立“美学”学科体系之后,由席勒提出来的。甚至康德,黑格尔……


殊不知在中国很早的时候,就有周公“治礼作乐”的美育实践和美育观念——“六年制礼作乐”(《尚书大传》)。礼乐之“礼”是伦理道德的社会规范,“乐”包括诗、歌、舞在内的综合体艺术,是一个人成长的人格综合体。殷商国学有礼、乐、射、御四教,乐教已开始成为主要教学内容。还有“六艺”礼、乐、书、数、射、御。要写书法、射箭、驾车等,可谓德智体美劳皆备。《礼记·王制》说:“春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 书”,到了《六经》诗、书、礼、易、乐、春秋更是重视诗乐美育。可以说,中华民族至少在2500年前,就已经是重视美育之国,强调美育理论和实践,并认为艺术美育的核心意义在于人与文化之“和”。


到春秋末期的孔子,把教育从国家政治生活中独立出来,创立了古代教育体系。他以“六艺”——礼、乐、书、数、射、御教授弟子。乐,实际上就是专门的美育课。孔子结合音乐、诗歌、舞蹈等艺术部类落实其美育思想,奠定了中国古代美育的思想基础,并在一两千年的封建社会中形成了中国的美育传统。《论语》共有论509条,其中关于教育尤其是美育的言述共计333条,几乎是《论语》一大半,涉及到美育本质、目的、内容、形式、方法、途径、功能、标准等重要问题。注重美育并将之同德、智、体结合起来。《论语·述而》:“子以四教,文行忠信”。《礼记·王制》:“乐正崇四术,立四教,顺先王诗、书、礼、乐以造士”。“四教”科目中排位第一“文”可不能望文生义理解为一般的文学,而是深邃地指向文字、文学、艺术、文章、文采、文献、学术、礼仪、制度、典籍等。而孔子《论语·泰伯》说:“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强调人格的圆满,完成、完善,有赖于乐的感化鼓舞之效,使整体人格在黄钟大吕音乐鸣奏中完成。我们每天看到,天门升国旗那么多的人赶过去肃穆地听着国歌,看着红旗迎着朝阳升起。为什么?实乃人格升华,为家国一体的祖国而自豪!


百年前中国“现代美育蓝图”由北京大学蔡元培校长提出。1917年在北京神州学会上蔡校长演讲:“以后社会文化日渐进步,科学日趋发达,现代人根据科学知识寻求解答,不再以宗教为知识。文艺复兴后,随着历史的发展,各种美术渐离宗教而尚人文”。蔡校长提出:“以美育代宗教”,“陶养吾人之感情,使有高尚纯洁之习惯,而使人我之见、利己损人之思念,以渐消沮者也”。但自蔡元培先生在一个世纪以前提出“美育”的理念之后,百年中国,长期处于战乱、政权更迭与长期经济建设进程中,国家的发展目标首先是解决民族独立、国家安定、人民温饱,美育教育有心无力。


进入21世纪,尤其是进入新时期以来,随着中国国力日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仓廪足而知礼仪”的时代已然来临。马克思说:人类的发展最初是“自然人”(与动物区别不大),在社会关系总和中逐渐变成“社会人”,最终理想是“审美人”!可以说,下个百年到来之际,美育教育为国民以身心健康和美丽精神走向未来的时代即将来临!


问题四:美育空论而艺术无落


王国维说:“美育者,与智育相辅而行,以图德育之完成者也”。梁启超说:“美育者,一面使人之感情发达”,而“各种美术之中,以写字为最高”。冯友兰说:“书法评论的标准,不在于用笔、用墨、布局等技术问题,而在于气韵的雅俗。如果气韵雅,虽然技术方面还有些问题,那是可以救药的。如果气韵俗,即使在技术方面没有问题,也不是好书法,而且这些弊病是不可救药的”。可谓慧者之论!


事实上,美育主要是文艺美学和艺术美育。请看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以美育人、以美化人、以美培元,把美育纳入各级各类学校人才培养全过程,贯穿学校教育各学段,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学校美育课程以艺术课程为主体,主要包括音乐、美术、书法、舞蹈、戏剧、戏曲、影视等艺术课程。看来,“成于乐”之后,书法成了美育之重要领域。


教育部指出:学前教育、小学教育、高中教育、职业教育、大学教育等五项教育有明确的规定:一,学前教育要适合幼儿身心的艺术活动;二, 中学小学教育要出现音乐、书法、美术的课程;三,高中开设多元化的艺术课程;四,职业教育要进入高考要中,职业教育要进入考试;五,高等教育要以中统中国传统文化继承发展和艺术经典教育为主要内容,而且要进行学分管制,必须修满艺术课程2学分才能毕业。至于将美学艺术学科纳入研究生,包括硕士、博士的公共教育体系也要逐渐完善。


可以说,从幼儿三岁到博士30岁,“国策”都做了具体规定,而一些行政部门和教学单位仅仅表态要抓美育,至于如何落实则没有下文。在我看来,当务之急需要尽快在各年级开设诸多艺术美育课程——音乐、美术、书法、舞蹈、戏剧、戏曲、影视等。而开设各门艺术课程必须落到实处,不能空谈美育理论,而要进入到书法,音乐,美术,舞蹈戏剧等等具体的教学环节,发现学生们掌握某一门艺术遇到的难点疑点问题,拿出具体的攻克手段和方法。不能空论美育而艺术无落,不能让艺术教育变成一纸空文,空有美育宏论,而让具体艺术教学难以落实。



问题五:一些从业者混淆美丑


其一,有些美学美育从业人员自以为专家,藐视美育,居然鼓吹“丑育”,认为“美育”不是教学生欣赏美,而是要欣赏丑,也可以欣赏“丑书”,真可谓丧失立场,美丑颠倒。持客观态度的邱曙东《丑书及其意涵辨析》中说:“试着给当下的‘丑书’初步下一个定义。所谓‘丑书’,是指当今包括业界精英在内的一切书者借书法之名,采取诸如吼书、射书、乱书、江湖杂耍、胡乱作势等庸俗书写行为,呈现出包括但不限于摧毁汉字符号结构特征,使得汉字笔画扭曲、破损、离散和混乱,或者完全脱离汉字符号结构的点线和碎块墨迹堆积的一切书写效果,而且这种书写行为和效果给人们带来的审美观感,均表现为丑陋、不适甚至厌恶。相对于现代以前的书法史上的‘丑书’来说,当今时代的‘丑书’才是真正的丑书”。(邱曙东《丑书及其意涵辨析》书法报2022年8月24日)人们可以看到一些所谓书法大展其实是曾经嚣张年代的“大字报书法展”。而一些恶心丑陋的字纳入字库,影响青少年,恶不可赦。应该警惕“丑”的横行霸道,比之恶势力更具有时代精神伤害性。对此,李更盛《中国古代丑学思想简论》认为“丑”:“一是形式拙劣,如矮小、皱曲、粗糙、枯槁、污浊、不匀称、不流畅等。”“二是本质(内容)上的丑恶,则可能给社会带来深刻的危害,如暴虐、恶毒、贪婪、虚伪、不道德等。”(李更盛《中国古代丑学思想简论》,《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4年)。这些看法值得美育工作者重视。多年前有一天,我去见季羡林先生,说最近媒体频频出现丑怪的字脏乱俗的字。他说我一看到这样的东西,就仿佛看见了文革黑压压的大字报!真可谓一针见血!


其二,有人说,审美不仅仅审美,需要审丑。这有点“西方现代后现代丑学”追随者的味道。确实当代审美范畴空前扩大,过去是“美”、“优雅”、“和谐”,今天却可以有“荒诞”、“黑色幽默”、“百色写作”、“丑陋”、“恶心”等。借用光谱学来说,过去主要是红黄色暖色调倾向,而今已经有诸多阴暗的冷色调出现。从负面来看,这些冷色调如果成为了主色调,那么人性良知和神性光辉就有可能被掩盖。作为美育从业者,更应该关注审美“主流之美”(优美、壮美、崇高美、悲剧美、古雅美等),而不是变态的为丑张本而走向“偏流之恶”(荒诞、怪异、丑陋、恶心)。蔡元培老校长“以美育代宗教”在今天书法界之所以难以落实,是一些从业“砖家”忘记了美学培根固本之“根本”。最近我欣慰地看到,中国作协把一个屎尿诗人拒之于作协门外,看来这是真善美拒斥了丑怪恶。而一些理论家却颠倒黑白拼命为这屎尿诗人的俗“诗”大唱赞歌。我们要警惕这群所谓的理论家,他们或许是美丑无知,或许是居心不良。


其三,更近一步看,有的美育从业者是言语的高手,行动的矮子。一些搞美育的专家在艺术上一窍不通,十分外行。美育主要是艺术教育,对艺术门外汉,知行断裂,理论实践脱节,说起理论来云山雾罩头头是道,提笔书法茫然无知,看画走眼献丑,谈音乐五音不全。于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不知其丑,不明其美,以恶心为有趣,以丑怪为挑衅。《庄子·山木》说:“阳子之宋,宿于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美,其一人恶,恶者贵而美者贱。阳子问其故,逆旅小子对曰:“其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其恶者自恶,吾不知其恶也。”阳子曰:“弟子记之!行贤而去自贤之行,安往而不爱哉!”店主人回答令人醒悟:“那丑陋的自感丑,但是我却不觉得她丑。”现在却是“那丑陋的而不知其丑,却自以为美”——实为真丑!


其四,当代一些书家以西人与日人为崇拜对象。鼓吹日本军国主义“少字数”多么好,说西方后现代的装置艺术、行为艺术、拼贴艺术、概念艺术、后现代性艺术多么时髦时尚。中国书法不应以这样的“西化形象”出现在当今世界,今日种种书法实验进入一个尴尬的非文化境地,何时或能够何种方式达到“书法文化突围”?盲目跟风,一些书法水墨淋漓夹杂狂怪线条。他们的原则就是:你写优美的,我就写恶心丑陋的;你写典雅的,我就写嬉皮式搞笑的;你坚持书法的正大气象,我就专搞与中国传统命脉相违背丑脏泛滥的东西。……当然这种冲天牛劲和西方大量财团乃至国内拍卖行的巨额资金操盘怂恿分不开,也和一些美术院校现代派系统紧跟西方美术后现代风大有干系。


其五,美盲众多,美丑不分,网爆迭起,水军汹涌。现实生活中,我们却看到一些影视肥皂剧和娱乐节目胡编乱造娱乐至死;一些影星制造一些花边新闻而形象受损。似乎美不再重要,美被恶俗丑怪所屏蔽。现在,国家空前强调美育的培根铸魂功能,而提升到国家意志层面。如果培养的一代人有丰富的知识,却是知识发达的“美盲”:不懂审美、不懂艺术、不懂境界格调,这样的人当然不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



问题六:书法美育教材不统一


书法教材花样百出,错误不少;有些人在教材里塞入私货,缺乏真正的美育高度;教学法缺乏统一,各自为政;甚至有些人将“三俗”纳入书法教学。


有学者提出很好的建议:亟需加强美育教师队伍建设,配齐配好美育教师。要把提高美育教师思想政治素质和职业道德水平摆在首要位置,探索高校实施公共艺术课特聘教授制度。尝试高校建立与中小学艺术教材编写和教师培训通道,甚至可以建立中小学美育书法教授培训部,建立高校美育名师工作室,加大名校培训美育和书法老师工作。需要规划建设一批高质量美育慕课,扩大优质课程覆盖面。成立全国高校美育教学指导委员会,提高面向全体大学生的美育教育质量,发挥高校艺术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的作用,加强专业艺术人才培养。建设一批美育高端智库,重点研究大中小学美育课程和教材体系、教学规律和模式、考核评价标准、教师队伍建设等,深入研究中华美育精神。


书法界除了要加大书法教育师资的培养力度,对在职教师进行书法知识的继续教育,壮大书法教育师资队伍以外,当务之急是编写通用系列书法教材,出台书法课程标准和考试标准,利用新媒体信息化手段制作高水平书法应试软件,搭建专业信息平台,这些无疑是21世纪中国书法教育健康发展的重要内容。


我认为,书法教材和考试教材在整个美育系统中可谓重中之重。北大书法所致力于书法教材和美育教材的编写出版。因为,教材是教育方针的集中体现,是美育艺术学科定位和课程目标的确定。北大书法所成立近20年来,大量出版书法教材和进行中小学书法教室和学生培训。除此之外,2018年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出版专著:《中国书法简史》《中国书法理论史》《文化与书法》《文化书法美学立场》《书法文化家族现象》《文化书法》等40部,出版书法教材50余部。共出版近百部书法研究著作和教材。得到学术界一致好评。


问题七:美育书法教师缺口大


数据表明:全国艺术美育教师缺口巨大,急迫需要三、四百万教师。而全国有2.1亿中小学生,大概全国缺300万美育艺术类教师。按目前按部就班少量培养,估计二十年也很难改变现状,必须用新思维在大格局上重新思考这一问题。多年来,北大书法所分别招研究生4届和精英班3届,每届各约60-70人,共计450余人除此之外,还招收了100多位书法博士硕士,100多位访问学者,经过正规系统的学习,这500多人才将为中国书法界输送一股强大的力量。


亟需各高校大量培养培训艺术类教师,高校办书法班、美学美育师资班,应该着重大量培训书法和美育中小学老师,否则很难落实教育部规定:到2022年学校美育课程全面开齐开足,资源配置不断优化,评价体系逐步健全。到2035年,基本形成全覆盖、多样化、高质量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学校美育体系。对政策落实不到位、学生艺术素质测评合格率持续下降的地方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负责人,依规依法予以问责。



问题八:高考题海美育边缘化


高考指挥棒使的主课陷入题海战术,而美育却日益边缘化,美育和其他艺术课程形同虚设。有些学校和家长迫于学生的学业压力,只能让不进入高考中考的美育艺术类靠边站。甚至有些学校为了赶进度提高升学率,任意挤占美育课程时间。学生们花很多时间仍然围绕主科数理化英语等做题,而美的教育落入虚空,有名无实。


当务之急是改革高考内容,在高考语文考试中增加书法美育的内容,使学生摒弃考试偏科的功利心,让智育与美育协同共生,成为广大学生健康美好成长多元教育地基。一些教师领导和家长认为美育没什么用,艺术就是蹦蹦跳跳弹弹琴写写字,这种看法是错误的。美育看似无用有大用,美育的重要性在于伸展学生审美想象力,提升思维创造力,引导学生正确健康的艺术感知能力与审美情趣,形成饱满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幸福观。


近些年来,社会关注书法文化进入中小学课堂,逐步成为社会共识。国学与书法引起人们普遍重视,社会各界更为关注书法、强调书法进课堂,书法爱好者数量逐年递增。中小学生是祖国的未来。在中央大力强调和推进中国文化的新时代,如何在中小学生中,使书法走入课堂,为同学们所喜闻乐见,进而爱上和传承书法文化,如何使广大学生从书法中汲取传统文化的营养,使新一代能够在大国崛起中学习并提升中国书法精神,成为当代教育的重中之重。


问题九:搞技巧主义削弱美育


某些从事书法教学人员玩技巧将书法美术化,并通过各种办班讲座、书法展出、书法夏令营等,大规模将俗字私货塞入各高校和中小学,影响恶劣。书法当然讲求技巧的教学和作用,诸如笔法,字法,墨法,章法之类,以及楷书写法,隶书写法,篆书写法,行书写法,草书写法,临摹法,创作法,用墨法等等。但是技法并不是书法的全部,技法只是书法的基础而已。在技法基础上还要扩大学生对书法经典的体验,对书法大家生命书写故事的感同身受,对文字的正确认识和书写,对诗词曲赋的正确地理解和欣赏,将其变成书法的书写内容。随着书写经史子集国学内容拓展,完整地展现书法历史和人文想象空间。在书法与精神生命的互动中,使学生面对高级审美价值的优秀书法作品时,产生层出不穷,奇丽瑰美,生机勃勃,千姿百态的美感体验,提升人的整体精神境界。


某些书法从业者玩技巧主义,把书法丰厚的文化内容砍掉,将书法深厚的历史脉络去掉,只剩下一堆零散的炫技。在当今西方社会影响人类美丑混淆、日益俗化的大众审美缺失中,北大坚定的推行汉字与美育、国学与美育、书法与美育、诗词与美育、音乐与美育。我们国家有国学、国策、国文、国乐、国画,应不应该有“国书”呢?书法应该提到大国书法的高度,而不是一些某些人的“稻粱谋”。可以看到,今天的中国处于重要的文化战略阶段,再也不可以把书法仅仅看成是某些人掌控的话语权力和山头主义。书法应该成为与国学、国文、国乐、国画、国策相一致的“国书”!


抵制技术主义炫技主义最好的办法,是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作为学校美育培根铸魂的基础,弘扬中华美育精神,要在传统经典书法的提炼、转化、融合上下功夫,让广大青年学生在经典书法的学习过程中,了解中华文化变迁,触摸中华文化脉络,汲取中华文化艺术的精髓。鲁迅认为中国文字有“三美”,即“义美”、“音美”和“形美”。书法将“形美”(书法形式美)与“义美”(进步与健康的文字内容)二者珠联壁合,使欣赏者在审美过程中获得思想教育,沉浸在艺术的美感享受之中。


书法美育进入中小学课堂逐步成为社会共识。国学与书法引起人们普遍重视,社会各界更为关注书法,书法爱好者数量逐年递增。如何在中小学生中,使书法走入课堂为同学们所喜闻乐见进而爱上和传承书法文化,如何使广大学生从书法中汲取传统文化的营养,使新一代能够在大国崛起中学习并提升中国书法精神,成为当代教育的新局面。



问题十:美育辨美丑标准不一


教育部近年来强调书法进入中小学课堂,最近又提出在中高考中增加书法考试内容。美育是固本工程,铸魂工程,打底色工程;进而丰富并拓展校园文化,包括书法、音乐、国画、戏曲、武术太极等。同时,办好四件事情,教材教建设、校园文化建设、艺术研究、国际传播。书法美育着重培养以下能力:


1,培养审美情趣。美育的最终目的在于培养出具有优良审美情趣和正常审美能力的学生,使得学生能够通过系统科学的途径表达对美景美物等事物的心之所向。


2,促使想象力的发展,对于智力的提升也有帮助作用。美育能够培育学生对美的感知力,它是以激发学生智力和创造力的提升为诱发因素来促进学生对美的感受深度的。


3,人格个性良好发展,而不是片面发展。美是道德纯洁和精神丰富的强大源泉,无论是精神的引导还是理论的教育,美育都发挥着促进物质文明前进的益处。


4,辨别善恶美丑,让他们掌握评判各项事物好坏的基本能力,在规范学生个人的道德准则方面也有好处。从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到社会的行为规范,美育都能为其起到巩固作用。


在我看来,书法美育培根国学铸灵的新时代意义:通过美育,提升全国青少年人文审美素养;通过美育,培根铸魂让国人拥有文化自信;通过美育,让中华审美文化战胜怪诞低俗;通过美育,在大国崛起之中建设美丽中国。


图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END


中华美网编辑/匡德胜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18588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