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艺术美育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详情

【中华美网·专访】敦煌艺术让孩子理解“真善美”——专访常沙娜

2023-06-16 11:33:03   文章来源:美术观察

内容摘要:敦煌艺术博大精深,涵盖并综合了公元4世纪至14世纪、自十六国至元代十个历史时期的壁画、彩塑和建筑精品,是佛教艺术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相结合的集中体现,是世界闻名的文化遗产。其多元融合的艺术形式和积淀丰厚的学术内涵,对民众文化视野的拓展和审美素养的积累有着重要作用。如何在民众中特别是青少年和儿童群体中弘扬敦煌艺术,成为艺术教育体系整体建构的关键环节。对标2022年3月教育部印发的义务教育艺术课程方案和标准,怎样为儿童撰写既尊重历史又符合其认知与期待的敦煌艺术史?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常沙娜教授从个人成长经历出发,分享了她的体验与观点。

关键词:敦煌  艺术  历史  儿童  美育

从图像学的角度看,敦煌艺术适合少年儿童欣赏和临摹


崔岩(北京服装学院敦煌服饰文化研究暨创新设计中心副研究员、本刊特约记者):常老师好。敦煌艺术有着超越时间的魅力,令现在越来越多的民众关注和喜爱,请问其主要内容有哪些呢?

常沙娜(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敦煌艺术以敦煌石窟艺术为主体,融合了壁画、彩塑和建筑等艺术门类,并表现了古代美术、建筑、音乐、舞蹈、服饰、装饰、工艺等方面的内容。从广义上说,敦煌艺术还包含敦煌藏经洞出土的各类艺术品,如绘画、版画、书法、文学、丝绸等。此外,敦煌周边大量的古代遗址和考古文物,如汉代魏晋时期的汉简、墓室壁画等,都是敦煌艺术的延伸部分。可见敦煌艺术所涵盖的内容博大精深,较为完整地反映了公元4世纪至14世纪中国艺术的发展历程。

敦煌莫高窟初唐第71窟思维菩萨  常沙娜临摹  1946—1947

崔岩:敦煌艺术确实值得我们现代人去深入了解和学习。作为中国传统艺术的综合体,敦煌艺术中有一些相对复杂的关于历史、宗教等方面的内容,在向孩子介绍敦煌艺术时如何进行取舍并从较为有趣、浅显的角度入手呢?

常沙娜:如果从理论研究的角度来看,敦煌艺术的确有着艰深的一面。但是,如果从图像学的角度来看,敦煌艺术还有许多形式优美的艺术语言和深入浅出的普世价值,适合少年儿童欣赏和临摹。因为我的少年时代就是在敦煌度过的,所以对敦煌艺术学习的经历特别有感触。我跟着父母到敦煌时才12岁,当时不明白敦煌艺术的价值所在,只是在洞窟中跟着游走时觉得那里的壁画、彩塑铺天盖地、色彩绚丽,既好看又新奇,所以一到暑假,我就非常主动地进洞画画,不用大人催促。所以说,敦煌艺术中较为简练鲜明的形式和色彩可能对于儿童来说是比较容易接受的,至于具体而艰深的内容,可以随着孩子心智的发展去慢慢理解,有些哲理性的内容甚至需要一些阅历才能逐渐认知。

崔岩:您在敦煌学习时,父母或身边的老师在平日生活中如何对您进行艺术方面的引导和教育?

常沙娜:那时敦煌艺术研究所在初创阶段,我的父亲常书鸿作为所长,工作非常忙碌,条件也很艰苦,但是他一直很重视对我的教育,特别是美术能力的培养。当时,爸爸把对我的美术基础教育分为理论和实践两大部分:一方面,爸爸安排苏莹辉和董希文两位老师分别辅导我中国美术史和西方美术史,要求我学习美术史的基础知识,对世界美术发展概况建立初步认识;另一方面,爸爸重视我的美术实践教育,要求我临摹时必须采取打格对临的方法,用中心线找构图关系、人物比例与特征等。此外,我还跟邵芳老师学习工笔重彩,从描稿、勾线、着色、渲染到开脸,一步一步地跟下来,受益匪浅。除了具体的学习之外,我觉得耳濡目染也很重要。当时研究所的气氛就是大家每天忙着临摹、调研,完全沉浸在敦煌艺术的殿堂中,那种氛围使作为孩童的我深受感染。

崔岩:您在少年时代积淀了深厚的敦煌艺术研究功底,对于此后所从事的工艺美术或艺术设计行业有哪些益处?

常沙娜:敦煌艺术是我的童子功,这就使得我在进行艺术教育或艺术设计工作时,自然而然地想到或用到敦煌艺术的某些元素。因为我在清华大学营建系工艺美术教研组学习和工作的经历,后来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作,我有机会承担许多重要的国家形象设计任务时,就会使用到最为熟悉的敦煌元素去进行创作。比如1958年设计的北京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天顶的建筑装饰,我便是取材于敦煌唐代藻井图案。其装饰母题提取了唐代流行的宝相花,并融合了通风和照明的功能需求以及不同材质的特点,创造出了富有传统意味和民族风格的建筑装饰。我想,这是敦煌艺术赋予我的感悟和力量,也是受益终身的切身体会。

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天顶建筑装饰  常沙娜设计  1958

在尊重儿童心智发展规律的前提下找到合适的切入点

崔岩:敦煌艺术毕竟是千余年之前古人创造的伟大成果,如今融入孩子们阅读的艺术史中,如何撰写得既专业又符合儿童心智发展规律?其时代性体现在哪里?

常沙娜:敦煌学包含历史、政治、经济、语言、艺术等门类,敦煌艺术在其中相对于其他学科来讲,更加贴近和符合儿童的接受力和兴趣点,其内容和形式均有可以融合现代义务教育艺术课程的地方。比如儿童想象力丰富,喜欢天马行空、自由发挥,那么我们的艺术史中可以专门介绍敦煌飞天,以符合孩子们的兴趣,也可以引发孩子们探索的好奇心。敦煌飞天本是佛经中的天人,在绘画、雕塑中往往以飞行的姿态出现,这一形象是随着佛教由印度传入中国的,但是中国艺术家将其与本土仙人进行了融合加工,塑造了敦煌飞天凌空起舞、自由飘逸的美好形象,反映了中国传统艺术中气韵生动的美感。总之,在尊重儿童心智发展规律的前提下,我们可以找到许多合适的切入点,请本领域的专家学者以浅显易懂的平实语言或者图像表现加以创作,使传统的敦煌艺术适应并融入现代艺术教育课程中,给孩子们心中播种一颗敦煌艺术的种子。

崔岩:因为孩子的成长阶段不同,所以教育部将义务教育艺术课程分为四个阶段,即第一阶段(1~2年级)、第二阶段(3~5年级)、第三阶段(6~7年级)、第四阶段(8~9年级),每个阶段有一定的课程设置和要求,请问儿童进行敦煌艺术的学习是否可以阶段性划分呢?

常沙娜:任何学习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肯定不能一蹴而就。我想教育部制定的义务教育艺术课程四个阶段也是通过对儿童成长规律的科学研究而划分的。如果依据这个课程的架构,我们在引导儿童进行敦煌艺术的学习时也可以分阶段进行。比如第一阶段以赏析为主,可以选取一些儿童喜欢的动物形象进行简单的造型练习;第二阶段可以关注敦煌色彩,在一些典型装饰图案中寻找和学习色彩搭配知识;第三阶段可以加强敦煌绘画和雕塑的构图即比例和尺度的学习,这部分内容需要孩子具备一定的立体思维能力;第四阶段到了综合运用的阶段,可以引导孩子们择取敦煌艺术中的经典故事作品,以此为参考和脉络,重新塑造当代艺术形象并连贯为故事性作品,形式可以是绘画、雕塑、戏剧、视频等多样化的形式。相信通过层次分明、主题明确的课程设置,让孩子们体验既有挑战性又有成就感的学习过程,可以增加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和自豪。

敦煌莫高窟第249窟野牛  西魏

丰富的传播渠道为撰写面向儿童的艺术史提供了媒介条件

崔岩:您有没有关注目前市面上的一些面向儿童且注重科普性的敦煌读物?相关领域的发展情况如何?

常沙娜:我一直关注着有关敦煌艺术的儿童科普性读物。随着敦煌学研究的深入和敦煌文化影响力的扩大,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也开始注意敦煌艺术向儿童的普及。可喜的是,近年来以敦煌研究院为代表的文博机构和学者推出了不少适合儿童阅读的书籍,例如2021年出版的十套本《写给青少年的敦煌故事》,内容包括石窟营建、经典洞窟、敦煌艺术、敦煌乐舞等,图文并茂,为青少年全面了解敦煌文化构建起较为完整的轮廓。此外,还有偏重介绍敦煌历史的《敦煌:从新石器时代到今天》、偏重介绍敦煌守护犬乐乐的《敦煌灵犬》,这些都是适合低龄儿童阅读的绘本。还有可以参与其中的《“一带一路画敦煌”系列涂色书》《心手菩提:静谧心灵的敦煌线描习本》等,均适合儿童参考、临摹、填色,增加学习乐趣。此外,我认为一些关于敦煌学前辈的人物传记也非常适合孩子们阅读,例如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等前辈学者的人生经历,一定会帮助孩子们找到人生榜样并树立远大志向。

崔岩:您前面提到,敦煌艺术是一种综合形式,包括美术、音乐、舞蹈、服饰等丰富内容,那么今天在撰写面向儿童的敦煌艺术史时,是否也可以发掘和利用多元媒介,以更加趣味的形式向儿童讲述敦煌艺术呢?

常沙娜:当今文化传播的渠道越来越丰富,为撰写面向儿童的敦煌艺术史提供了很好的媒介条件。比如刚才提到的《写给青少年的敦煌故事》,这套书里就置入了二维码,读者可以通过手机等终端扫描收听、观看有关音频和视频,这就为儿童了解敦煌文化打开了一扇新窗口。除了音频和视频,还可以通过附赠线描卡片、壁画拼图、服装制作材料包和举办艺术工作坊等多种形式,为孩子们了解和体验敦煌艺术增加趣味。据我所知,敦煌研究院还针对儿童开发了相关研学项目,让孩子们在考察的过程中真正感受敦煌艺术的魅力,我认为这些都是引导孩子“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积极尝试。

崔岩:因为敦煌艺术背后有着丰富深刻的历史内涵,那么如何向儿童介绍更立体的、带有历史语境的敦煌艺术呢?

常沙娜:敦煌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镇,本身具有深厚的历史积淀,但是这种宏大的历史叙事不一定适合儿童的心理特点和理解能力。我认为,要通过敦煌艺术使儿童了解其蕴含的历史背景,可以选取孩子们喜欢的主题或话题入手,比如儿童都喜欢吃水果,那我们可以讲一讲敦煌典型的装饰图案——葡萄纹母题的来历。《齐民要术》记载:“汉武帝使张骞至大宛,取葡萄实,于离宫别馆尽种之。”说明这种植物是沿着古代丝绸之路从西域传入中原地区的,是古代中西交通和文化交流的例证。孩子们可能通过这样的讲述才知道,原来我们习以为常的葡萄,其实是通过丝绸之路引进的西域水果,而这种植物的引入不仅丰富了我们的水果品种,还丰富了各类装饰图案的题材,这就是敦煌艺术中以小见大的历史故事。

敦煌莫高窟第257窟鹿王本生故事画(局部) 北魏

敦煌艺术的核心是宣扬“真善美”

崔岩:您认为,接触敦煌艺术对引领学生健康向上的审美实践有何意义?

常沙娜:虽然敦煌艺术的形式十分多样,内容也很丰富庞杂,但是它的宗旨就是宣扬真善美,这是经典艺术的永恒主题。真是真实,不虚假;善是善良,不作恶;美是优美,不丑陋。比如敦煌壁画中的鹿王本生故事画,取材于三国吴支谦译的《佛说九色鹿经》,故事大意是说生活在森林里的九色鹿救了一名落水人,但是被背信弃义的落水人出卖,最终九色鹿仗义执言,使得落水人受到应有的惩罚。虽然这铺壁画源自佛教故事,但是被画师绘制为一幅长卷式连环故事画,其引人入胜的情节、优美动人的造型和惩恶扬善的主旨在一千多年间打动了无数观者。这个故事后来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改编成动画片,滋养着千千万万的心灵。可见,通过对敦煌艺术的学习,不仅可以使孩子们提升健康向上的审美能力,而且对于塑造孩子们的是非观和价值观也具有积极意义。

崔岩:对于学习敦煌艺术的儿童,或者阅读敦煌艺术史的孩子来说,您有什么寄语和期待?

常沙娜:艺术是人类精神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敦煌艺术史的写作和传播更是承担着以美育人、以美化人、以美润心、以美培元的重要功能。期待孩子们在接触和学习敦煌艺术的过程中,在心灵愉悦的感受和实践中不断提高感受美、欣赏美、表现美和创造美的能力,做好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学习者、传承者、守护者和弘扬者,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懈奋斗。(本文由录音整理,经常沙娜审阅)


(本文原载《美术观察》2023年第6期)


END


中华美网编辑/匡德胜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19927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