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764
万利民散记

 

        满地金黄的银杏叶成了诗的碎片,这便是成都的秋季。万利民的工作室就在这满是诗意的环境中。走进万利民的工作室未及敲门,已闻茗香,桌案上放着两张未完成的孔雀作品,已可见其神采,右墙则是谭昌镕先生为其书写的座右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在我看来他是一位三好生:画画、看书、喝茶。他一直认为自己现在只是一位画家,一位正往艺术家蜕变的画家。

 

        在我看来万利民是一个自信的艺术家,他一直认为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应该要自信。在自己的绘画艺术道路上,他选择的禽鸟一类,以孔雀这类题材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或许正是因为自己的自信他选择了工笔画中较为繁杂的门类。

 

        在艺术创作中,万利民是比较强调传统中国画中“写意”的审美精神,并结合西画造型观念的某些表现因素,力求使传统的程式化语言样式得到解放,让画家在创作中能够有更大的发挥空间,以便在长期的创作实践中探索自己的绘画语言,充实和丰富工笔画的审美形式及内涵。在谈到“意”这个概念时,容易出现一些不太一致的看法。有些人觉得现代工笔画这种写实造型的方式,与写意画或传统程式化的造型方式在“意”的传达上有很大的区别。但万利民认为,艺术是目的,技巧是手段。其实工笔画与写意画目的是一样的,都是借助画面形式把感受融入作品中,营造出既有文化内涵又具形式美感的审美价值。工笔与意笔一样也在写“意”。只不过它们在表达时所运用的技术语言不同罢了。写意画要更灵透一些,它在笔法等技术语言上,显得带“意”的成分多一些。

        工笔画较之写意画更注重形似,但是它并非西方自然主义的写实。万利民的工笔禽鸟绝不是对客观现象的一般感受。在万利民的创作中,客观的“形”服从于主观的“意”。他考虑的更多的是画面中的形式美感,以及如何能以最恰当的、完整的艺术构成来抒发我的审美理想。这也是中国画造型的一种观念传递,它打破了客观环境的制约,把客观的事物主观分解掉了,然后重新组合,这就是所谓 “意象造型” 的核心内容。 从《一花一世界》到《百鸟争鸣》大量的写生方能有数以百类的花的绽放,方能有那百鸟的欢歌萦绕耳边。

 

        阅读万利民的画总能让人产生审美的愉悦感。 在画面的形式美,通过长期的写生,长期“浸淫”在宋元绘画的万利民,对形的掌控可见一斑。而形式美是这种愉悦的第一视觉感应。艺术是情感的投入,是心灵的感应,情感与心灵是人性最本质的反映,而形式只有在真正反映情感和心灵的前提下才具有其本质的意义。

 

作者:子白

本文刊登在《中华美术报道》第0025期(2015.9.16)

一花一世界

雀图(66-66cm)

相伴(240-120cm)

清闲(170-90cm)

独立独行(170-90cm)

清趣(66-66cm)

凝(66-66cm)

摇风影似凝(270-140cm)

自在菩萨(90-90cm)


中华美网网站分享的作品,仅供交流学习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喜欢(0)
账号:请登录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