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当代画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详情

【中华美网·七夕】中外艺术家的神仙爱情,一生一世一双人!

2020-08-26 09:46:45   文章来源:中华美网

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每年的七夕都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如今,大家也逐渐将“七夕”过成了中国的“情人节”。


在爱情里,人们不止会经历激情和喜悦,也会经历痛苦和平淡、经历身不由己和言不由衷……今天,小巴给各位带来艺术家的a神仙爱情故事,保证每一段都直击你的内心!



最平淡质朴

吴冠中&朱碧琴


爱情不在花前月下

而是在风雨同舟时

在柴米油盐间


1.jpg

1983年,吴冠中、朱碧琴夫妇在黄山写生


1942年,吴冠中在重庆沙坪坝的一所大学任助教。在这里,吴冠中认识了他一生的情感归宿朱碧琴。两人的恋情虽遭到了朱碧琴家人的反对,但彼此相爱的两人还是在1946年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2.jpg

陈之佛为吴冠中、朱碧琴夫妇主持婚礼


3.jpg

年轻时候的吴冠中、朱碧琴夫妇


半年之后,有个全国范围的公费留学机会,只有两个绘画的名额,吴冠中考中了。为了丈夫在国外能有一块手表,朱碧琴将家里唯一值钱的金手镯交给了丈夫,这是她的嫁妆。


她对吴冠中说:“这个手镯是真金的,你拿去卖了买手表吧。先前我有点不舍得,现在看来这手表更重要。反正你走后,我就住到乡下去了,也不需要戴这个。”


手表有了,朱碧琴又担心吴冠中在国外穿得太寒酸受人排挤,她卖掉了自己的一件缎子夹袄,换了点紧俏的毛线,紧赶慢赶,织了一件红色的毛衣,既可保平安,又能保暖。大冬天,妻子身上穿的却是老太太们才穿的厚重棉袄,吴冠中看了心里真不是滋味。


4.jpg

吴冠中 《夫人朱碧琴画像》


吴冠中回国后,一家人终于在北京定居,过上团聚的小家庭生活。当时,他们第二个和第三个孩子相继出生,再加上吴冠中每年都要多次背着油画箱到深山老林和穷乡僻壤写生,将有限的工资花在了购买材料上,家庭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大。


在这段艰苦岁月中,朱碧琴既要担负整个家庭的安排,又要照料孩子和丈夫。吴冠中明白,妻子对这个家庭的付出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5.jpg

吴冠中夫妇在京郊百花山


长年的劳作,加上作画的不规律,使吴冠中得了严重的肝炎,同时他的痔疮又恶化,被病情折磨得通宵失眠。他的体质日渐变差,他觉得自己肯定活不长了,连朱碧琴也一直在担惊受怕。但是两个人谁都没有把这种担心说出口,朱碧琴更是表面上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直在宽慰他。


1991年的早春,朱碧琴突然病倒了,病情很严重,是脑血栓,后来发展到了老年痴呆症,她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过去的记忆几乎全没了,她唯一记得的就是丈夫画画的事情。吃饭的时候,吴冠中一定要朱碧琴和他坐在同一张小桌上,有她在身边,这房子才像一个完整的家。


吴冠中将他与妻子朱碧琴的故事,写成了一部作品《他和她》。他最后写道:“她成了婴儿。”2010年6月,吴冠中在北京走完了他91岁的人生。妻子朱碧琴当时不知道他的离世,他曾说过:“你走在我的前面,是你的福气。”但是他还是先走了一步……



最身不由己

潘玉良&潘赞化


不是不在乎

正是因为太在乎

才会想尽办法给对方铺一条平坦的路


6.jpg

潘玉良 《我的家庭》,画中潘玉良背后戴眼镜站立者为其父潘赞化


潘玉良,原名张玉良,自幼父母相继离世,被舅舅收养。长到14岁时,又被舅舅卖去了芜湖的妓院。这是一段痛苦的回忆,张玉良在妓院尝试逃跑数十次,每次被抓回来都是一顿毒打。


幸运的是,1913年,18岁的潘玉良在青楼里认识了潘赞化。当时潘赞化是芜湖海关监督,典型的精英人士。潘赞化为她赎身,二人在芜湖结为伉俪,陈独秀是他们的证婚人。张玉良也改姓为“潘”。


7.jpg

潘赞化


潘赞化救出玉良来,不是要以救世主自居,不是要奴役她轻看她,这个男人一生从来不曾伤害过潘玉良。他尊重玉良、醇化玉良,买了笔墨纸砚来让她识字诵书,并请了邻居洪野先生来教玉良学画。


很快,潘玉良对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1919年秋考入上海图画美术院(上海美专前身)。1921年,潘玉良赴里昂中法大学留学,次年入巴黎美术学院,和徐悲鸿同窗。1925年潘玉良进入罗马国立美术学院,跟随康洛马蒂(CONOMARCH)深造。


潘赞化始终支持妻子的艺术道路。当刘海粟等人建议潘玉良出国深造时,正是潘赞化通过关系为其拿到官派留法的名额。不是不在乎,正是因为太在乎,才会想尽办法给对方铺一条平坦的路。


留学期间,潘玉良从潘赞化的来信中,感觉到丈夫正在一点一点老去。七年后,潘玉良学成归来,但种种关于她身世的蜚短流长,却不断地侵扰着她。


8.jpg

上世纪30年代潘赞化、潘玉良与友人合影于上海


潘玉良在国内办的第五次画展被人为破坏,作品《壮士头像》被写着:妓女对嫖客的赞歌。这使潘玉良心灰意冷,1937年她再次赴法,从此不返,客居他乡40载。


而这一次离开,竟成为二人的诀别。


潘玉良到法国后,潘赞化经常会给她寄些宣纸材料,二人对彼此的牵挂从未减少。旅居法国多年,许多人邀请潘玉良回国,她却一直没有成行,也许她在等待丈夫的呼唤,可潘赞化至死也没有开口。也许有人会感到奇怪,但了解那个年代的人应会明白,面对着晚年诸多困境,很多事潘赞化再也无能为力。


9.jpg

潘赞化至潘玉良信扎


1959年8月,潘赞化逝于安庆。当时中法尚未建交,潘赞化过世两年后,潘玉良才从大使馆的人口中得知丈夫去世的消息,悲痛欲绝。但她无法回国,只能在心里一次次默默感谢那个改变她一生命运的男人。


1977年,潘玉良在巴黎去世时,身边携带着潘赞化送给她的项链与怀表。这两样东西一直陪了潘玉良40多年,从来没有丢弃过。



最无语凝噎

阿布拉莫维奇&乌雷


阿布拉莫维奇说:

“一个艺术家不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

但她也说:

“我爱他胜过爱自己。


10.jpg

《呼吸》,1978年


乌雷与阿布拉莫维奇的相识像是一个上天特意安排好的巧合。


1976年11 月 30 日,33岁生日那天,乌雷受人之托去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接到了和他同月同日生日的阿布拉莫维奇。


艺术之间灵魂的高度契合,让他们一见钟情。尽管阿布拉莫维奇后来说过:“一个艺术家不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但在疯狂相爱的时期,阿布拉莫维奇说的是:“我爱他胜过爱自己。”


11.jpg

《时间中的关系》时长:17小时,1977


此后12年,他们一直是世界上最著名、最先驱的艺术情侣,他们以情侣身份创作了一系列以“关系”为主题的著名作品。


两人合作实施一系列与性别意义和时空观念有关的双人表演作品, 他们打扮成双胞胎并自称是“联体生物”, 对彼此有著全然的信任。大多数艺术作品都深刻揭示着两个异性独立个体的精神追求以及通过我们看起来是自虐的方式以寻求两性关系的本质。


但后来二人在是否要孩子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分歧。于是我们看到1988年的《情人—长城》,他们给了彼此一个象征意义的形式说再见,对过去告别,1988年二人在中国长城共同表演《情人·长城》。一个山海关自东往西行走,一个从嘉峪关自西往东行走,最后于二郎山会合,然后挥手告别。22年过去,他们没有再见面,没有多余的交流。


12.jpg

《情人-长城》,1988


2010年,阿布拉莫维奇在MoMA举行大型回顾展“艺术家在此”。这场表演十分轰动,吸引了85万人来参加,阿布拉莫维奇花了 716 个小时坐在桌子一旁,不带表情不带动作,接受了与1500个陌生人的对视。而不管对方是谁,阿布拉莫维奇都只是平静地凝视对方,如同雕塑一般无动于衷。


然而,当一位白发帅气的老男人走上前来,坐在她的对面,阿布拉莫维奇抬头一看,眼泪夺眶而出,难以平静的巨大的情绪起伏,二人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这个男人就是乌雷。


这一分钟的凝视,也成为了行为艺术史上最著名的场面。虽然二人这一生并没有最终在一起,但这份长久的爱情也足以震撼人心!


13.jpg

《艺术家在现场》



END



出品/巴蜀画派促进会

监制/旷野  编审/方方

编辑/李思家 技术/彭彪

合作与投稿bashuhuapai@sina.com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提交

查看更多回复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22377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