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当代画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详情

【中华美网·闲谈】汪曾祺:“食”我所欲也,“画”亦我所欲也

2020-09-01 10:21:07   文章来源:中华美网

2020年是汪曾祺诞辰100周年,浙江美术馆也于2020年9月1日至25日举办“岭上多白云——纪念汪曾祺诞辰百年书画展”。汪曾祺书画是典型的文人画,文中有画,画中有文。


汪曾祺曾经说:“(我)在写作之余有三样爱好,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免得像一部写作机器从早写到晚。”他觉得书画比起文字更抒情,更快乐。同时,这位“抒情人道主义者”的画作和书法也无不体现出文人性情:一切凭兴趣,淡然而闲适。

 

1.jpg


“人间草木”“人间至味”可以归纳出其书画创作的大致风貌和主题。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这是南朝隐士梁弘景《诏问山中何所有》名句,汪曾祺特别喜欢这首诗。他对自己的书画尝作诗自况:“我有一好处,平生不整人。写作颇勤快,人间送小温。或时有佳兴,伸纸画芳春。草花随目见,鱼鸟略似真。唯求俗可耐,宁计故为新。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君若亦欢喜,携归尽一樽。”他常在作品上钤一方闲章“岭上多白云”,他说:“我的画,不过是一片白云而已。”

 

2.jpg



3.jpg


文/汪曾祺

 

我画画,没有真正的师承。我父亲是个画家,画写意花卉,我小时爱看他画画,看他怎样布局(用指甲或笔杆的一头划几道印子),画花头,定枝梗,布叶,勾筋,收拾,题款,盖印。这样,我对用墨、用水、用色,略有领会。


重拈画笔,是运动促成的。运动中没完没了地写交待,实在是烦人,于是买了一刀元书纸,于写交待之空隙,瞎抹一气,少抒郁闷。这样就一发而不可收,重新拾起旧营生。有的朋友看见,要了去,挂在屋里,被人发现了,于是求画的人渐多。我的画其实没有什么看头,只是因为是作家的画,比较别致而已。

 

4.jpg

汪曾祺在画画


5.jpg

照片中汪曾祺背后的画作《荷塘月色》


我也是画花卉的。我很喜欢徐青藤、陈白阳,喜欢李复堂,但受他们的影响不大。我的画不中不西,不今不古,真正是“写意”,带有很大的随意性。曾画了一幅紫藤,满纸淋漓,水气很足,几乎不辨花形。这幅画现在挂在我的家里。我的一个同乡来,问:“这画画的是什么?”我说是:“骤雨初晴。”他端详了一会,说:“哎,经你一说,是有点那个意思!”他还能看出彩墨之间的一些小块空白,是阳光。


我常把后期印象派方法融入国画。我觉得中国画本来都是印象派,只是我这样做,更是有意识的而已。画中国画还有一种乐趣,是可以在画上题诗,可寄一时意兴,抒感慨,也可以发一点牢骚,曾用干笔焦墨在浙江皮纸上画冬日菊花,题诗代简,寄给一个老朋友,诗是:

 

新沏清茶饭后烟,

自搔短发负晴暄。

 枝头残菊开还好,

留得秋光过小年。

 

宗璞把这首诗念给冯友兰先生听了,冯先生说:“诗中有人”。


我的画,遣兴而已,只能自己玩玩,送人是不够格的。最近请人刻一闲章:“只可自怡悦”,用以押角,是实在话。


本文节选自:汪曾祺《城南客话》九州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


6.png


7.jpg

汪曾祺旧照


8.jpg

山药、西葫芦


9.jpg


10.jpg

藕、螃蟹、马蹄


11.jpg

端午


12.jpg

苦瓜


13.jpg

萝卜青菜


14.jpg

鱼和配料


15.jpg

螃蟹


16.jpg

水仙


17.jpg

石榴雏鸡图



END



出品/巴蜀画派促进会

监制/旷野  编审/方方

责编/李思家 技术/彭彪

合作与投稿bashuhuapai@sina.com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提交

查看更多回复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27351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