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网首页

  /   注册

微信咨询

会员登录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密码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登录

立即登录

找回密码 通过短信登录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会员注册

获取动态密码
立即注册

 

您还可以:

微信登录

反馈

btn

返回上页

下拉
上拉

时代美学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详情

【中华美网·考古】一方摩诃池,埋藏着成都太多的历史

2023-04-02 14:02:35   文章来源:红星新文化

十年前,考古人员在成都东华门遗址的地下,发现了一处鹅卵石砌筑的立面。首先推测可能是古建筑的墙基,也说不定就是寻常的卵石坑。

但这卵石立面却越挖越长,不似普通墙基。考古人员最终确定,这是文献记载和前人诗词中摩诃池的堤岸。历经千余年后,这一段摩诃池终于重见天日。


△隋代摩诃池池岸护壁

摩诃池始于隋代、终于民国,在成都3000多年的建城史上,将近一半的时间里摩诃池都存在。这片湖水下面,埋藏着成都太多的历史。

公元585年,隋文帝杨坚派第四子杨秀镇蜀,是为蜀王。此时距隋朝统一中国、结束自西晋末年以来近300年的分裂动荡都还有四年。

据北宋名臣张咏所著的《益州重修公宇记》记载,杨秀到成都七年后“因附张仪旧城”,即重新修筑秦朝时张仪留下的“子城”,把当时的成都市域面积增加了差不多一倍。杨秀从城中就近取土修筑城墙,而取土留下的大坑,慢慢地被雨水和地下水填满。

唐人卢求的《成都记》记载,“隋蜀王秀取土筑广子城,因为池。有胡僧见之曰:摩诃宫毗(pí)罗。盖胡僧谓摩诃为大,宫毗罗为龙,谓此池广大有龙耳,因名摩诃池。或曰萧摩诃所开,非也。”湖水浩瀚广大,如潜龙在其中,摩诃池自此得名。

由于摩诃池其实紧邻隋蜀王宫,环湖一带便成了杨秀的宫苑区,寻常平民不得涉足。杨秀更把摩诃池附近的东城楼改建为散花楼,天女散花与摩诃一样,都带有域外佛理的哲思。

△央视《国宝发现》节目中的散花楼俯瞰摩诃池意境图

百余年后,年轻的李白来到成都登上此楼时,正值朝晖洒落、晨光熹微,于是欣然赋诗《登锦城散花楼》:

日照锦城头,朝光散花楼。

金窗夹绣户,珠箔悬银钩。

飞梯绿云中,极目散我忧。

暮雨向三峡,春光绕双流。

今来一登望,如上九天游。

李白在散花楼上所见的摩诃池,早已因为杨秀和隋朝的灰飞烟灭而不禁平民踏足。此时不仅已用卵石装修堤岸,池边更用小型卵石铺筑成步道,路面拼成团花图案为装饰。

△隋代摩诃池拼花石子路

即便盛唐,许多城市的官道还是土路。可以想见,李白下楼走在摩诃池边这条当时罕有的步道上时,心情是多么地愉快。

隋代的摩诃池水面约为500亩,只能贮蓄天然雨水,也未与其他水系联通。到了唐代,摩诃池水才开始逐渐苏醒。

李白之后是杜甫。当杜甫从长安来到大后方的蜀地躲避战乱时,摩诃池已经是时人泛舟其上的游览胜地。湖边古木参天、白鹭成群,湖畔可饮宴、湖中可划桨,无论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视其为成都城中的最佳去处。

△即便今日草堂水景亦与大湖不同

从浣花溪的草堂来到摩诃池上,杜甫眼中的景致一变、宛然不同。他在《晚秋陪严郑公摩诃池泛舟得溪字》这首诗中写道:

湍驶风醒酒,船回雾起堤。

高城秋自落,杂树晚相迷。

坐触鸳鸯起,巢倾翡翠低。

莫须惊白鹭,为伴宿青溪。

杜甫之后是薛涛。薛涛一生极少出行,几乎终生都在成都城内几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活动,而摩诃池是她最常流连的地方之一。据《北梦琐言》记载:“韦皋镇蜀,常饮于摩诃之池。”从十五岁初入西川节度使韦皋幕府开始,薛涛就常常陪着韦皋及其幕僚在摩诃池上泛舟游览、吟诗遣兴。

韦皋在如今的大慈寺太古里位置凿河与摩诃池相联,名为解玉溪。有活水往来的摩诃池,自然面貌一新。这一年是公元785年,距杨秀镇蜀刚好两个世纪。西川节度使从韦皋换成了武元衡,而薛涛依然终日在侧。


△望江楼下的薛涛画像

韦皋只能看薛涛作诗,武元衡却能自己出口成章。反正节度使府就在摩诃池边,于是他时时徘徊、日日流连:

摩诃池上春光早,爱水看花日日来。

秾里雪开歌扇掩,绿杨风动舞腰回。

芜台事往空留恨,金谷时危悟惜才。

昼短欲将清夜继,西园自有月裴回。

歌舞升平、杨柳随风舞,摩诃池上的旖旎风景,后人如同亲见。

△从当下的成都湖景可想见摩诃池当年的风景

风景不异,只是故人殊。815年,大唐宰相武元衡在长安被刺身亡。薛涛怀想曾在摩诃池上跟随泛舟的旧时光,作诗备极哀悼:

昔以多能佐碧油,今朝同泛旧仙舟。

凄凉逝水颓波远,惟有碑泉咽不流。

薛涛也在历史长河中逝去了,但摩诃池仍在继续。

公元853年,节度使白敏中开金水河(禁河)。清人李元《蜀水经》记载,“又东为金水河,入成都县城,汇为摩诃池,又东酾为解玉溪,又东穿华阳县城而出,入油子河”。

城西引流的江水汇入摩诃池,连接解玉溪至城东汇入油子河(今天的府河),从而为摩诃池注入了充足水源与盎然生机。奔流的活水代替了静止的积水,摩诃池的新气象由此而生。

除了风景秀美,摩诃池有时还是解救一方百姓的应急之源。安史之乱后大伤元气的唐帝国国力渐衰,蜀地的守备力量薄弱。云南的南诏乘机发兵大举进攻成都城,受战乱影响的百姓不计其数。


△南诏重步兵

870年,南诏乘虚而入一路势如破竹杀到成都,攻破杨秀所建的成都外城。城中居民依靠建于秦代的内城死守,一度只能靠摩诃池的蓄水度日。《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二《南蛮传》记载:

“蜀孺老得扶携悉入成都,阊里皆满,户所占地,不得过一床,雨则冒箕(jī)盎(àng)自庇。城中井为竭,则共饮摩诃池,至争捽溺死者,或筥沙取滴饮之。”

城里人满为患,遇到下雨无避雨处,只能以簸箕和瓦盆挡雨。由于人多导致饮用水需求量加大,城内水井统统干涸的情况下只能去摩诃池饮水,甚至有人因为在池边争抢水而溺死。如果池水浑浊,还只能用细沙过滤后一滴滴地喝。

援军终于来到,南诏带着搜刮而来的奇珍异宝、能工巧匠和掳掠而得的数万成都民众撤兵而去,一路哭声震天。摩诃池平静的湖面,也忍不住因哭声而波动起来。如果没有这一方摩诃池,成都不知还能剩下几人。

兵燹远去,摩诃池又迎来了新一任节度使高骈,他在任期间将成都的基本城市格局由“二江并流”改造成了“二水抱城”延续至今。

△摩诃池当之无愧成为当时成都的中心公园

能征惯战的高骈亦能吟诗成文,他也跟众多前人一样,成了摩诃池上的常客:

画舸轻桡柳色新,摩诃池上醉青春。

不辞不为青春醉,只恐莺花也怪人。

此后的五代十国,中原和北方打得烟尘四起兵荒马乱,而西蜀成都却是一片和平宁静、歌舞升平的乐土。公元907年,前蜀王建在成都称帝后将摩诃池改名为龙跃池,以此标榜自己是真龙天子。

王建死后其子王衍继位,又把龙跃池改名为宣华池。王衍在池边大兴土木,环湖建宫,绵延十里,穷极奢巧。宫殿直接以池为名,称为宣华苑。经历过隋唐、见证过战乱、如今又两次改名的摩诃池,即将迎来它的黄金时代。


END


中华美网编辑/巴艺

扫码关注公众号

服务热线:028-86250332

主编信箱:zhonghuameiwang@sina.com

企业合作:bashuhuapai@sina.com

Copyright ©2020-2022 中华美网 zhonghuameiwang.com

备案号:蜀ICP备11027160号-1

技术支持:明腾网络

0.236892s